Natren
  回首頁友善細菌產品Natasha及Natren的背景故事認識友善細菌問答集友善細菌對抗疾病的療法聯絡我們

從優格到友善細菌

源起歐洲

七個世紀之前,我的祖先就以製造香醇的優格而聞名於歐洲。到了我出生的時候,最初的酵頭菌種已經有百年歷史了。從小,我就聽著我的祖先和他們的優格事業的故事長大。

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時,我們家族的優格早已家喻戶曉,連南斯拉夫的皇室都是我們的忠實顧客。 我們家族的優格得到皇室的特別指派, 而成為皇家優格供應商,直到軸心國在1941年推翻君主制度,皇室流亡到英國為止。

軸心國接收南斯拉夫,馬歇爾狄托當政後,新政府開始採取政治壓迫。我們家族因為長期效忠皇室並公開表示反對新政府,受到許多政治侵害。家族的企業和大多數財富都因此而喪失。 1954年10月,我和父母逃亡到維也納,並隨即向美國大使館申請移民美國。

進軍美國

一年後我們來到美國, 投靠住在密西根州啤酒城密爾瓦基 (Milwaukee) 的舅舅。 雖然舅舅對我們很好, 密爾瓦基也地靈人傑, 但是父親覺得缺乏適當的創業機會而離開了密爾瓦基。

以健康生活型態聞名的傳奇加州, 是父親認定為尋覓良久的機會之土。 在1956年的秋天,我們抵達好萊塢,口袋裡只有一百塊錢又沒有工作。 1960年代初期,父親開始了他的優格事業,希望製作出美國最好的優格。 為了實現夢想, 他聯絡南斯拉夫的朋友, 幫他買了一張機票, 請他把我們家傳聞名的優格酵頭帶來美國, 並租下一家位於加州格蘭得爾 (Glendale) 的小型冰淇淋工廠,將新公司命名為大陸酵乳品專家 (Continental Culture Specialists), 出售原味桶裝優酪乳和罐裝的優格。

1966年,我進入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 (UCLA) 就讀,在那裡,我認識了我未來的丈夫Yordan Trenev, 也是我目前人生的事業夥伴,我們在1970年9月5日結婚。 那時候,我已經拿到學位並全職加入家族事業。我協助研發的皇家優格系列蜂蜜和水果口味,得到許多消費者的讚賞。在人人讚不絕口之餘, 連英國皇室也鍾愛非常, 我們得到訂單定期發貨到白金漢宮。我對家族的優格能繼續受到歐洲皇族的青睞非常高興。

產品配銷

那時候,我們的優格只銷售給健康食品店,不賣給超級市場。 因為優格必須冷藏,而在1970年代初期大多數的健康食品店都沒有冰箱。我說服許多店家把家裡的老舊冰箱帶來店裡,存放我們的優格以確保其新鮮度。 同時, 我還安排把我們的皇家優格和Hansen的鮮搾果汁一起配送,為兩家公司同時節省運費。

也就是差不多在這個時候, 我開始每天跨州的產品配送服務。 當時各州都有自己新鮮乳製品的標準, 因此這些產品通常都是在當地製造。 雖然知名品牌可能受到全國認識, 多數乳製品製造公司都在當地設廠。 因為我們需要將產品配送到賓州和佛羅里達州,所以我決定和聯合航空簽約。 由航空公司供應我們運輸箱, 在我們把新鮮優格以乾冰保鮮, 成功地將產品配送到賓州和佛羅里達州之後, 我們開始向美國各地配送我們的優格。 雖然現在冷藏包裝的生鮮食品已經相當普遍, 但是在此之前,唯一使用空運在全美國作跨州配送的珍貴產品, 只有龍蝦和蘭花。

友善細菌

1974年, 我在家族事業中交出亮麗表現的成績單後,急思更上一層樓, 向外探索新的挑戰。 在研究發酵產品背後深藏的科學知識後,優格事業的企業發展再也不能滿足我向上的心。我想要參與友善細菌所能帶給人們健康利益的高科技研究,因此我開始在參與優格製造的公司擔任顧問。同時,我繼續研修微生物研究論文和有關發酵乳製品價值的科學文獻。

1980年,我得到一家研究機構研究室的使用安排,讓我能開始栽培自己的友善細菌。 我親自栽培菌株,監督冷凍乾燥和粉化程序,並協助裝瓶。 帳單和產品都寄到我家。 我先生每天都要載回滿車的乾冰來保持放在車庫裡的友善細菌的新鮮。

標準的建立

接下來的許多年裡,我經常因為沒有法定的友善細菌標準而受到困擾。 Natren最高品質的友善細菌在市場上和品質低劣又對消費者無益的產品相競爭。 因為沒有可靠的品質標準, 所以也沒有辦法讓消費者比較不同友善細菌產品的價值。 例如,嗜乳酸桿菌﹝L. acidophilus﹞在當時非常有名, 但即使是有產品知識的消費者, 也很難了解超級品種的嗜乳酸桿菌和普通商店中同時販售的一般益菌補充品﹝有些裡面含有存疑的微生物而不含嗜酸菌﹞相比有何利益。我開始和天然營養食物協會 (Natural Nutritional Foods Association (NNFA))合作,嚐試建立友善細菌的標準。 1989年,協會制定了NNFA友善細菌標示標準 (Probiotic Labeling Standard)。 這項法規要求友善細菌補充品標示益生菌內容的種類和份量、活細胞數、到期日、無病原體證明、儲存方式、以及任何額外成分的清單。在法規制定的當時,幾乎沒有一家友善細菌供應商能符合這些標準。

世界權威

1993年,我榮登友善細菌業界權威的地位。在世界健康組織邀請之下, 我在澳洲舉辦的第十五屆國際營養大會針對友善細菌作專題演講。與會聽眾主要包括科學家和教授, 雖然科學界和醫學專業人士向來並不支持另類醫學的治療方式,但在我的演講之後,我很榮幸地得到全場聽眾的起立喝采。

 




故事大綱

  • 源起歐洲
  • 進軍美國
  • 產品配銷
  • 友善細菌
  • 標準的建立
  • 世界權威
  •  

      © 2008 Natren Asia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